悠然

树深时见鹿

给女人的忠告

蔡澜:

一、千万别幻想你可以改换男性的个性,你只能更换的,是他在做婴儿时的尿布。 
二、当你的男朋友离家出走时,你能做些甚么?把大门关上,永远别让他进来。 
三、要找男人,随便找一个好了,别分年轻的或老的,他们都是一样,他们不会成熟。 
四、所有男人都是一样,只是脸不同,方便你认出他是张三李四罢了。 
五、不必把男人当傻瓜,他们本身已经是一个傻瓜。 
六、犹太人的子孙在沙漠浪荡了四十年,可想而知,甚至在《圣经》的旧时代,男人已经没有甚么方向感。 
七、有幽默女人,不是会说笑话的女人。是听了男人讲话时,笑得出的女人。 
八、当你的男人上司向你说:「你看来一点也不太忙嘛。」 
你尽管回答:「那是因为我每办一件事,一办就办妥了。」 
九、如果男人问你:「你的电话几号?」你尽管回答:「要是我告诉你,我就要换新号码了。」 
如果男人问你:「你住在哪里?」你尽管回答:「要是我告诉你,我非搬家不可!」 
十、如果男人问你:「你想念我吗?」 
你尽管回答:「你不消失,我怎会想念你?」 
十一、如果男人要求:「把我的早餐拿到 上来吃。」你尽管回答:「那你去厨房睡觉好了。」 
十二、如果男人问你关于书本的事:「你最喜欢看的是哪一部(簿)?」 
你尽管回答:「支票簿。」 
十三、如果要叫男人做一件事,最好的办法是向他说:「这件事你做不动,你太老了。」

切莫辜负~良辰美景的好时光

那些值得回忆的日子

一只人文主义狗:

   过去的日子当成现在的生活来过的话,我们也就毫无怨言了吧。你曾羡慕过我吗,羡慕我的蓝色头发,还有我刚买的貂皮大衣,还是我的尖头单鞋,还是你以为我一个人逛街看电影的时候真是他妈的太酷了。


想到这里,我自己都笑出来了呢。


  今天刚去买了一件有亮片的打底衫心想若是一个月的工资再多一点的话,可以给自己配一件深蓝色的貂皮大衣,那要搭配过膝的长靴还是大红色的单鞋。三年前以为化妆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现在却愈发的爱上红到有亮光的口红甚至给自己买了一只紫红色的口红做生日礼物。只是最近翻照片,才想起来自己当初的清纯模样。有小妹妹说喜欢,这样的改变是她所定义的长大,我也喜欢。在我在羡慕这些的年龄的时候,我带着一个黑色的小帽子,那是我在高中时候说在大学一定要完成的大事,可以把头发放下来,戴一个小帽子,穿着厚厚的棉大衣,捂着嘴笑的可爱模样,这是我大学时候的冬天。也远远好过我高中的时候一件校服然后单色的高领毛衣,戴个厚重的眼镜一看就是学生妹。有小妹妹看了我的高中照说,姐姐你那时候好可爱。在大学的时候想要去烫个头发,那种大波浪,只可惜头发不够长,高中的时候为了节约时间总是把头发剪得很短,像我一直是个中发,这点上我一直都没变过。记得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看了狗血的韩剧,爱死了韩剧里有亚麻白色头发的男主角,下定决定一定要找一个有这亚麻白色头发的男朋友。只是大学了才发现,那些有着奇怪颜色头发的男孩子都是在街上放凤凰传奇的小流浪汉们。高中一毕业就再也不穿以前的衣服的,一直以为一毕业我就有可能像艾薇儿那样穿着了,可是远远不是那样的。我是到了大学的后半期才有了第一双松糕鞋,重大场合的时候穿,一穿就会磨破脚皮,还会流血。看了很多很多大学生的装扮,我还是成为了布鞋党的一员。记得那时自己和朋友去上海逛街,买了一件松松垮垮的针织衫,长款紧身条纹背心还有一双绿色亮皮单鞋,一直放在柜子里,穿过给室友看,无奈没有胆子船出去过。所以,在大学,我没染过发,没化过妆,没打扮的花枝招展,最喜欢的还是夏天一件白tee和牛仔裤,春裘天针织衫和牛仔裤,冬天呢大衣雪地靴。虽然一直想有点改变,只是一次一次被场合打败,也恨自己的没有胆量。当然,失恋的那天晚上想要去酒吧体验一下生活,穿上我一直没敢穿的衣服,又害怕被摊上一夜情,还是被自己打败,窝在寝室里一部一部看电影,结果失恋也没给我带来什么特别大的性格上的改变。


  一直到我的大四毕业我还是没感觉出我有什么大人的变化,虽然说工作什么未来什么结婚什么的着实让人心烦,在那个寒假,我去买了一件绿色的布料的大衣,长款绿色的针织衫,灰色的打底裤,一双灰色的雪地靴给自己过年,唯一让我觉得有点变化的是,我给自己换了指甲油,挑了一个深蓝色的,还给左手的无名指涂了一个黄色的亮片,有男孩子对我说,我想给你买个戒指配上你的指甲。大三寒假的时候,我穿了一下妈妈的貂皮马甲,被妈妈冷嘲热讽了一下,劝我还是穿的知性点好,我老老实实的接受了这个适合自己的风格,一直到毕业后的第一个冬天,我还是给自己买了一件呢大衣,杏色,短款,有亲戚说看起来像个白领了。有小妹妹说,我觉得穿呢大衣的女孩子都特别淑女,我觉得很开心,齐刘海加呢大衣的我看起来还像个大学生,完全没有被说老气的可能性。是毕业后第二年春天发生的变化吧,我找到了工作,认识了新的人,那些二十几岁的那孩子们也开始不穿运动服了,我认识了一些工作过几年的姐姐,看到她们的尖头单鞋,还有小腿的白色西装裤,我又觉得自己要长大了。我羡慕过,羡慕过,在办公室里,身材特别棒的姐姐们穿着修身白衬衫,短裙,丝袜,红色厚底高跟鞋,拿着男朋友送的陶瓷杯去休闲区泡咖啡。一天下班后自己等车,突然心有不甘,约上大学的妹子,逛了一个晚上,终于挑中了一双深蓝色尖头单鞋,矮跟,后面有一个小小的蝴蝶结装饰。又觉得不能搭配自己的休闲牛仔裤,一狠心用完自己一个月工资去买了背心小西装,紧身牛仔短裙,妹子说真的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当时就忍不住对自己的喜欢,偷偷玩起了自拍,穿着这套衣服在租的房子里跳起舞来了,真的也是小白领一个了呢。我们一直忽略了穿着给我们的变化,那是大一和爸爸逛街买了一件带毛的大衣,回家被说显老,就一直放着,最后终于给妈妈自己穿了。


  说起来也真是可笑,我一直想要烫的卷发却到现在都没实现,平刘海也一直没坚持到中分,连换个斜刘海都觉得自己显老,去理发店花了一天的时间弄了一个梨花头,期间想要长发飘飘,却又再次无力实现。妈妈为庆祝我工作给我买了第一套化妆品,见单位的可人儿都用上了大红色的口红就也很自然的用上了,其实我最喜欢的还是粉嘟嘟的颜色,也特别喜欢那时候戴着黑色毛线帽的可爱模样。有男孩说,如果你现在的妆颜搭配你那时候的黑色百褶裙会是怎么样的效果。第二天我给他穿上了黑色的百褶裙,他说,你还是穿那件包裙可人。对啊,如今想回去那种清纯已经显得矫情了,穿上8厘米的高跟鞋也不再适合去图书馆了,浅栗色的头发也不搭配素颜的样子了,无框的学生镜也早不知道被自己扔到哪里去了。可是偶尔,我回到家,会穿上当初的呢大衣,杏色,又感觉自己回到了那个看似没有任何胆量的大学时代,那时有男孩说,别长大,我陪你不长大。


  小妹妹说,我也想有一双亮色的单鞋,想要穿玫瑰色的打底裤,宽松的针织衫,化很浓的装,办公桌上摆着每天都不一样的玫瑰花。可是我想,我想要回到图书馆,平底雪地靴,红色的书包,还有一个骑单车陪我一起吃食堂的那个男孩子。



madman:

最美丽 莫过于你说你还回忆,

其实我也很感激,

当我听说你还相信爱情……

——《听说》刘若英

西蒙:

“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 ,live版的更打动人心。

黄油FM:

第一次听李健版的矜持心都要化了。近乎清唱绝对体现其唱功的一首歌,这首歌被王菲和李健唱过以后就再也容不下其他版本了

居无所处:

非常美的一首钢琴曲。

像是触碰到不为人知的内心深处。

不知不觉中。

泪流满面。